哥哥的电脑十二命运的捉弄


时间:2021/5/11 11:14:15

(十二)命运的捉弄

发表日期:2004.05.03

我竟然流泪!为什么?

「你们兄妹的感情真好,相较之下,我就显得无情多了。」刘文聪自顾自

的说了起来,「昨天晚上我爸说不动我之后,就和随从匆忙离开了,当时我只

觉得终于耳根清静了,如果换作妳说不定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了。」他的

笑容带着些许嘲笑的意味。

「女生嘛!就是爱哭啊!我和哥哥从小至今都住在一起的,现在他自己搬

出去住了,我当然捨不得呀!」我原本以为眼泪会洩漏什么,想不到这么轻易

就能自圆其说了。

「那现在要做什么好呢?再回美术馆还是……」

「先坐下来歇会吧!我去倒杯饮料给你。」

「不忙,妳也坐下来吧!」刘文聪手一伸便把我拉进沙发里。

「那看看电视好了。」过分安静的气氛,让人有种压迫感。拿起遥控器按

下了开关。

可是电视的画面还沒完整出现就被切断电源了。我感到一阵讶异,想说是

不是电视坏了,正要再次按下电源钮,才发现刘文聪已然握住了握着遥控器及

我的手。

原来是他切了电视的电源,并将遥控器抽离我的掌握。

「你不想看电视啊!」我问着。

他并未做任何回答,只是用他深邃的双眸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我,他整个身

体缓缓地向我逼近。

他想幹什么?就在我思考的一瞬间,他的唇便向我袭来。

不行。

我反射性的转过头去,推开了他的身体。

「对不起,我……」为什么我要道歉,我自己也不清楚。

刘文聪只是尴尬地笑了笑,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有好几分钟的时间,我不敢去看刘文聪的表情,我的目光也不在电视画面

上,可是脑海里却清晰的出现了哥哥在海边吻我的画面。

那是一个多么情真意切的亲吻,是哥哥对我无盡的爱恋,除了哥哥之外,

我不会让別的男人吻我的。

天啦!我又在胡思乱想了,不是应该忘了兄妹以外异常的感情吗?

可是……又怎能说忘就忘呢?

在沉闷的气氛之中,忽然听到了奇怪的声响,像是有人在门口逗留。

「好像有谁回来了,我去看看。」和刘文聪说了一声我便站起来朝门口走

去。

是──哥哥,我几乎不敢相信,他不是才刚离开,怎么又回来了?

「哥,你怎么回来了?」我兴奋地帮哥哥打开大门。

「妳不是出去约会了,怎么……」哥哥的话语在看到走过来的刘文聪时便

嘎然止住。

「大哥你好。」刘文聪礼貌性的打声招唿。

「你好。」哥哥的声音冷冷的,似乎可以感觉到隐藏的敌意。

「青青说想回来送大哥,所以我们就赶回来了。」刘文聪代替我解释着。

「你们是专程赶回来的?」哥哥将目光移向我,我却心虚地別开眼去。

「哥不是和爸妈一起去你租屋的地方吗?怎么你一个人又跑回来了?」

「说到这,妳知道老妈和老爸的,他们老早就和朋友约好了这二天要去不

知道哪个地方渡假,把我的东西卸下来后就匆忙的离开了。整理东西的时候,

我忽然想起有样东西忘了拿,所以就回来拿了。」

听完原委后,我和哥哥会心一笑,我们那对宝贝父母是的确会作出那种事

来的。

「青青,我真是羡慕你们啊!多么甜蜜温馨的家庭,真希望能成为你们家

的一分子。」刘文聪一脸艷羡的说着。

「你好好的把握,会有机会的。」哥哥把手搭在刘文聪的肩膀上说着,接

着便上楼去了。

「青青,哥哥答应了。」刘文聪兴沖沖的说着。

「他答应你什么了?」

「別装傻,当然是答应把妳嫁给我啊!」

「你想得美呢,八字都还沒一撇。」

「有志者事竟成啊!」

「说的跟真的一样呢,你坐着看电视,我去看哥哥有什么要帮忙的。」

「我也一块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刘文聪瘪瘪嘴,乖乖地坐在沙发上,认份地看电视。头一回觉得他也有这

么可爱的一面。

※※※

「妳的男朋友不是在楼下吗?妳上来幹什么?」哥哥在他房里看到我说的

头一句话。

「好酸喔!」

听到我这么说哥哥嗅了嗅自己的腋下,「还好吧!虽然有点汗臭,但还不

至于酸吧!」

「你装蒜啊!」

「哦!原来妳是说那个意思啊!我是酸啊!心酸的很,可是又能怎样呢?

人家羡慕我们家羡慕的不得了,我倒希望和他交换身分。」

「哥哥……」原来哥哥还沒有死心。

「都出门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呢?我只是搬到外面,又不是出国,妳真的

捨不得吗?」

「我……」我是真的捨不得,可是如果承认了,那么这些日子来我作的努

力岂不是全部白费了。

哥哥继续在他的衣橱里搜寻着,似乎在找寻某样东西。

「你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妳去招唿妳的朋友就好了。」

「他又不会跑掉,我帮你找嘛!」

「妳找不到的。」哥哥忽然停下动作。

「该不会被你扔了,所以……唔……」我有这么香醇可口吗?怎么他们都

想吻我,而我始终逃不开哥哥突如其来的一吻。

哥哥狂热地吻着我,胡乱地在我身上抚摸着,吻得我意乱,摸得我心慌。

我不能任由哥哥胡来,不能啊!情急之下,我……

「妳咬我?妳竟然咬我?」哥哥用不解的眼神望着我。

看着哥哥嘴角沁着血丝,我的心好疼,可是……

「谁让你乱来!」我怒斥着哥哥不当的举动。

哥哥伸伸舌舔掉嘴角的血液,从鼻子闷哼一声,「妳既然不在乎我,又何

必多此一举,都已经把我推入悬崖了,却又伸出手来,妳到底要我怎么做?」

「做……我的哥哥。」

「我是很想,可是我只要一看到妳就情不自禁。」

「所以你才想搬出去。」

「妳明白我的苦心就好,好不容下定决心,可是妳……又让我动摇了。」

我是应该彻底绝情,不该让哥哥存有任何幻想的。

「你慢慢找吧!我去招唿客人了。」我该做的应该是离开。

「青青。」

我停下脚步却沒有回头。

「哥哥肚子饿了,妳可以煮饭给我吃吗?」

「好,我这就去煮。」

※※※

「想不到妳的手艺这么好,我们家的厨师煮的饭菜可能都比不上妳呢。」

刘文聪夹起一块我放在流理台上炒好的「宫保鸡丁」品嚐着。

「怎么可以偷吃呢?沒规矩,帮我把菜端到餐桌上吧!」

「我是客人哪!哪有叫我端菜的道理呢?」

「是吗?大男人,不肯端就算了,姑娘我自己有手。」我伸手就要端起盘

子,他却先我一着,将盘子端起。

「大男人这个帽子,我可戴不起,千万別扣在我头上。虽然我不会下厨,

帮忙当副手还是不成问题的。」

刘文聪乖乖地把菜端到了餐桌后,又快速地回到厨房。

「妳现在在弄什么呢?」

「切肉啊!」我快速地在鉆板上切着肉丝。

「那我做什么好呢?」

「你坐着喝茶吧!」

这样的情景让我回想起和哥哥一起做饭菜的情景,那是一个多么甜蜜的回

忆啊!

「啊!」一心二用的下场就是手指遭殃了。

「怎么了?」刘文聪原本已晃出厨房听到我一声尖叫,即刻又冲了进来。

「沒什么啦!切到手指头而已。」放下刀子我连忙先沖沖水,撕下一张餐

巾纸包裹住血流如注的手指,刚刚看了一下,幸好只是切掉一小块肉而已。

「流了那么多血还说沒什么?妳家的医药箱在哪?」

「在客厅的柜子里,我自己去拿就好了。」

沒想到走到客厅时,哥哥已经拿出医药箱等候着我了。

「来,我帮妳上药。」哥哥的眼里流露出关爱的眼神,细心地替我消毒伤

口。

「怎么这么不小心?我刚下楼就听到妳的叫声,是不是差一点点连手指头

都沒了……」

「人家手都痛死了,你还骂人家,真沒爱心。」我知道哥哥是爱之深责之

切,不过谁也不愿意被责骂啊!

「我心疼啊!」哥哥拉过刚刚包扎好的手指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这个举

动吓得我即刻抽回手来。

我惊慌的眼神看着哥哥,下意识地望了刘文聪一眼,希望沒有让他看出什

么端倪来。

可是刘文聪惊讶的表情,明确地告诉我,他觉得哥哥的举动是多么的不可

思议。

「我这个妹妹啊!从小全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可是偏偏粗手粗脚的,你可

要多多包含。」哥哥这是在为自己不当的行为做合理的解释吗?

不过这个解释好像还差强人意,刘文聪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好吧!本来想让你嚐嚐妹妹的手艺的,看来只有我这个哥哥狗尾续招来

献丑了。」说罢哥哥从我的身上拿走围裙,走进厨房洗手做羹汤了。

「妳哥哥真是贤慧耶!将来要是谁嫁给他,一定很幸福。」

谁嫁给哥哥一定很幸福,这句话听起来是多么的刺耳。这么善解人意,温

柔体贴的哥哥,终究是属于世界上的另一个女子的。

※※※

自从那一餐饭后,我就再也沒有见过哥哥了,原本以为暑假时,哥哥会搬

回来家里,可是听妈妈说哥哥还是以课业为由,决定继续留宿在外头了。

我和刘文聪几乎沒有什么进展,也许是我刻意的保持二个人间的距离吧!

我不知道刘文聪心里是怎么想的,老实说我也沒有多馀的心思去理会。

哥哥离开家里后,我的心就如同哥哥的房间一样空盪盪的,似乎什么也引

不起我的兴趣了,日子就像沒有调味的菜餚,平淡乏味。

哥哥,你过的好吗?沒有青青的日子,你会开心吗?

这些日子我不间断地在网路上找寻哥哥的身影,却是连一点足迹都沒有,

连个脚印也沒留下,或许哥哥真的已经渐渐将我遗忘了。

再过几天就放暑假了,沒想到日子难熬,却转眼也过了一个学期。

暑假到了,哥哥总应该会回家里来看看吧!说真的我很想念哥哥,真的。

放暑假是相当令人期待的,但是在放假前却是有件令大家都痛恨的事情必

须完成,那就是期末考。

看着摊在书桌上整整齐齐的笔记,这是刘文聪帮我整理的,真是一个细心

的男孩。和他交往的这段期间,除了假日固定的郊外踏青外,就是每週末定期

的帮我复习课业了。

以往这都是哥哥的责任,可是哥哥离开后,这个担子却移交到刘文聪身上

了,有时候我反而觉得他才是我哥哥。

他的成熟事故,在他身旁让人觉得安心,而那一回拒绝他的吻之后,他再

也沒有任何不轨的举动了,让我几乎遗忘了,原来他是我的男朋友,我只当多

了一个哥哥。

反正我还小啊!来日方长,说不准哪一天找到更适合我的人呢?

我应该专注在课本上的,却胡思乱想起来,敲敲脑袋瓜子,还是看书吧!

好不容易静下心来,想要努力冲刺,心情却沒来由的烦躁起来,连眼皮都

跟着凑热鬧。

这是怎么一回事?

铃──铃──铃──

电话铃声突然地响起,在此刻听起来显得格外的急促,我正要接起却已有

人捷足先登。

应该是爸妈接起了电话吧!

咚──咚──咚──

真是热鬧了,房外传来了嘲杂的脚步声,好像是爸妈下楼的声音。

平日殷殷叮咛我们走路要放轻脚步,怎么大人都不用遵守自己定下的规矩

吗?

还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发生,所以顾不得这许多规矩了。

掩不住内心兴起的念头,我随即追下楼去查探。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妈妈焦急的声音里有些许哽咽。

「妈,发生什么事?」未及下楼,我便先唤住已在门口换鞋的妈妈。

看样子他们是要出门了,我一步併作二步,奔到门口。

「妳哥出车祸,现在在医院。」爸爸镇定的说着。

「车祸!」难怪我的心情忽然烦躁起来眼皮也胡乱的跳,原来是哥哥出事

了。

「妳好好看家,我们去医院。」爸爸交代着。

「我也要去。」我哪有心情待在家里啊!

「好吧!走吧!」

我们匆匆忙忙的赶到医院的急诊室,在担架上看到浑身是血的哥哥,眼见

此景妈妈几乎昏厥,在我和爸爸的扶持下才免于晕倒。

这是怎么一回事?哥哥向来骑车都很小心的,怎么会伤成这样。

听警察说好像是和小客车在转弯时插撞,通常这种时候肉包铁的机车总是

受伤最严重的。

因为伤势严重,哥哥很快的被推进手术房,据说是有多处骨折,必须盡快

处理,我们只能等在手术房外干着急。

爸爸一直安慰着不停留着眼泪的妈妈,而我也很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啊!

可是我选择坚强的等待结果,我相信哥哥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果然吉人自有天相,手术顺利,虽不能说只是虚惊一场,但总算是平安无

事,只不过哥哥要在医院待上好一阵子了。

这个消息是爸爸事后打电话告诉我的,他知道我明天要期末考,硬逼着我

回家,让我想在医院等哥哥动完手术都无法如愿。爸爸不是严肃的人可是一旦

他板起脸来,就连最调皮的小桓都得乖乖听话,我也只好接受爸爸的安排了。

可是……这种情况下谁能看得下书本呢?一本课本翻来翻去,就是静不下

心来,谁教我整颗心全都悬在手术房里的哥哥。

手术后的哥哥全身都打上了石膏,爸爸和妈妈必须轮流照顾哥哥,而我因

为期末考根本不能请假,好不容易捱到考完放假,爸妈拗不过我,才答应让我

留在医院照顾哥哥。

※※※

爸妈走后,我坐在单人病房里的沙发上,凝望着哥哥熟睡中的脸庞,希望

哥哥能快点醒来。

「怎么是妳?」哥哥从午睡中醒来,看着我惊讶的问着。

「考完试开始放假了,所以我就让爸妈回家去休息了。」

「这样啊!」

「怎么看到我好像不怎么开心啊!」

「小ㄚ头,妳胡说什么,看到妳我怎么会不开心。」哥哥打着点滴的手肯

定想来摸我的头,却因为肩膀的伤而无法如愿。

「不要乱动,你全身是伤。」

「好难过,动都不能动,就只剩一张嘴。」哥哥皱着眉头道。

听妈妈说前二天哥哥连说话都很困难,常常痛的要医生打止痛针,听得我

心疼的眼泪直掉,现在看到哥哥眉头深锁,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哥,要不要我叫医生啊!」

「不用,我沒事的,已经好多了。」哥哥微微一笑,是为了让我安心吧!

「哥,不舒服要说喔!」我担心哥哥逞强。

「好──。妳吃过饭沒?」

「吃过了,我吃完饭,爸妈才回去的。」

「妳今天期末考考得如何?」

「你怎么知道我期末考呢?」

「妈妈跟我说的,不过我猜想也知道。」

「差强人意喽!及格应该沒问题。」

「这么沒信心啊!青青不是应该拿前三名。」

「哥伤成这样,人家都担心死了,哪还有心情读书,还好平常有烧香,不

用临时抱佛脚。」

「真的担心哥哥啊!」

「当然,说那什么话,你是我最亲的哥哥呀!你要早点好起来。」

「为了青青,哥哥一定会早一点康復的。」

「什么为了青青,是为你自己。」我忍不住要纠正哥哥的说辞。

「好嘛!我是病人,都不肯体谅我。」

瞧!哥哥一付可怜兮兮的模样,还真是我见犹怜,反正他现在手脚都动弹

不得,也不可能作出什么踰矩的行为来,就不那么苛求他了。

「你乖乖的,我餵你吃水果。」看到病床旁边的小柜子上有几颗红艷艷的

苹果,又大又红,肯定是最好吃的富士苹果,想着口水都流出来了。

「好啊!」哥哥开心的回应着。

我把苹果洗净后,拿着水果刀沿着表面一圈圈转着,很快的就削好一颗苹

果。

「青青真厉害,削苹果的功夫一流的。」哥哥称赞着我俐落的技术。

「小意思而已啦!来吧!嚐一口我切的苹果。」切下一片苹果,送进哥哥

的嘴里。

「嗯……真好吃,青青削的特別好吃。」瞧哥哥一脸幸福的模样,就是削

一百个我都心甘情愿。

「青青也吃啊!光我一个人吃我不好意思。」

「我想吃随时可以吃啊!哥哥不用不好意思,吃不够我再削。」

「一个就够了,我怕等我好了,变成一头猪了,每天除了吃就是睡。」

「说的也是,哥哥的脸好像有点圆了。」

「真的吗?那剩下的妳吃吧!」瞧哥哥紧张的。

「逗你的啦!我削的你不吃完,我会生气喔!」

「別生气,就算被青青餵成猪,我都心甘情愿。」

那久违的温柔眼神又再次出现了,多少次我只能在梦中重温,可是每到梦

醒时,我却必须说服自己不能去追寻这不属于我们应有的感情。

我迴避的哥哥的眼神,我想那一瞬,哥哥的心情是失落吧!

「ㄚ!ㄚ!」

哥哥怎么学起鸭子叫了。

「ㄚ!ㄚ!」

我好奇的抬起头,才明白原来哥哥在等待我餵食,而那充满深情的眸光已

经被哥哥收藏起来了。

哥哥十分赏脸的吃完了诺大的苹果,我也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想到哥哥

却必须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想着想着都心疼。

想替哥哥按摩按摩,却不知从何下手,哥哥的四肢全都上了石膏,就连大

腿都不例外,除了哥哥的胸膛外,好像还沒有一处空位能碰啊!

「妳在看什么?」

「我本来想帮你按摩的,可是好像无从下手啊!」

「呵呵,有啊!只是妳一定不肯而已。」

「哦!只要能让哥哥舒服一点,青青怎么会不肯呢?」

「真的吗?」哥哥睁着眼疑惑的望着我。

「你告诉我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捏捏。」我可是很有诚意的。

哥哥的眼神有些不怀好意,可是我却不明白何以如此。

「算了吧!」哥哥自己笑了笑,放弃。

「说嘛!你沒说怎知我不肯。」

哥哥摇摇头,闭上眼睛。

到底是什么啊!不说就算了。

※※※

好几个晚上都因为担心哥哥而难以成眠,可是沒想到坐在哥哥身边,竟然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要不是听到哥哥的唿唤,还不知道要睡到几时呢。

「哥,对不起我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沒关系,妳帮我叫……」

「叫什么?」

「青青是来照顾我的吧!」

嗯?怎么话题突然一转。

「是啊!」

「那么照顾哥哥的饮食起居都是应该的喽!」

「这是当然啊!」

「那……我现在想上厕所,怎么办?」

「我扶你去。」话落,我才发现根本不可能,哥哥是沒法离开这张床的。

「妳好像不能动耶!那怎么办呢?」

「床底下有个尿壶,帮我拿上来。」

弯下身体,往床底一看,看到了唯一一个符合壶的形状的塑胶壶,我拉住

把手提了上来。

「算了,还是……」哥哥几番欲言又止,「爸妈也真是,怎么让妳来照顾

我一个大男生。」哥哥好像很懊恼。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哥哥不停地嘆气,一双眼睛转来转去的,让人摸不透他到底想幹什么。

「你不是要上厕所吗?」我不耐烦的问着。

「是啊!可妳能帮我吗?」

「当然可以啊!」

「那好,妳把帘子拉上。」

「喔!」我把尿壶放在床边,然后替哥哥拉上帘子后,便走出帘子外。

「等等,妳去哪?」

「啊?你不是要上厕所,我当然要迴避啊!」

「迴避?妳看看我有哪一只手能……」

「哦!喔!」我终于了解哥哥始终支支吾吾的原因了,也明白他刚刚为什

么怪罪爸妈留我下来照顾哥哥的道理了,女孩子确实是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

说要方便的时候就不方便了。

「明白了?」

「明白,可是……」

「可是什么啊!我快憋死了,赶快来帮我吧!」

我只好走了回来,但看着哥哥,确实无从下手。

「我怎么帮你啊?」

「拿出来对着尿壶就好。」

「拿什么?」

「拿……SHIT,拿……小鸟啦!」哥哥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红的,好似

很尴尬。

当然最尴尬的是我吧!就是要我帮哥哥拿出「那个东西」,然后……

「我可不可以后悔啊!」

「怕什么呀!妳都看过了,妳不是也想摸吗?现在妳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理直气壮的摸了。」

「我哪有想摸啊!」简直是栽赃嘛!我顶多是要看而已,什么跟什么。

「求求妳了,我的石门水库快爆了,妳就行行好吧!反正妳也摸过了,不

差这回的。」

「我真的摸过你?」我忽然想起哥哥在「妹妹的衣橱」里描写的片段。

「现……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吧!妳先帮我解决,然后我再告诉

妳。」

好吧!牙一咬忍一下就好了。

我半瞇着眼睛,先掀开哥哥的被子,然后在掀开哥哥的病服,病服里早就

空无一物,哥哥所谓的小鸟就这么赤裸裸映入眼帘。

可是怎么和我上回看的不太一样,软趴趴的,病厌厌的。

「还沒看够啊!我都快尿出来了。」

「直接拿起来啊?」

「噢!天啦!当然是啊!快点啦!」

我知道尿急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急之下,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把尿

壶提到哥哥的小鸟前面,心一横,瞄准好用壶嘴挑起哥哥的小鸟,稍稍移动,

竟然就大公告成了。

「哥,你可以尿了。」

「妳真是粗鲁。」

「……」

「好吧!妳別过头去,但是別放手喔!真的不能放手喔!」

「好啦!」

我別过头去,就听到淙淙流水声,水势还不小,空气里瀰漫着一种温热的

异味,我的心情也是一种异样的感受。

水声停止了,想必已经结束了吧!

「好了。」哥哥说了一声。

吁口气,转过身,白色的尿壶里透着黄色的光影,壶嘴还挂着哥哥的小小

鸟。轻轻一提,将尿壶给抽离了,暂时先放在地上。抽了二张面纸,在挂着水

珠的鸟头前轻霑二下。

「妳要幹么?」

「帮你擦干净啊!」

「不用吧!刚刚让妳摸,妳不肯,这会还帮我擦。」

原来哥哥会脸红喔!想来我的脸也很红吧!这么羞人的事竟然在今天领教

了。

既然哥哥说不用擦了,那就好了,帮哥哥拉上衣服,盖上被子,也算大功

告成。

做完清理的工作,掀开帘子,好像一切又恢復平静。

「现在换你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了吧!」

「什么问题?」

还想装蒜,「就是……就是……」,怎么教人家再开口一回嘛!

「那件事啊!」哥哥恍然大悟。

上一篇:小姨子-郁晴 下一篇:母亲的裤袜全